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笛飞声的博客

孩子是自己的作品,如果你连自己的作品都完成不好的话,那就是你为人的失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我音乐专栏里的音乐基本上是演奏家的录音,为了上传方便我才用“原创音乐”一栏上传,至于我个人的笛子演奏水平就连我最差的学生都比我吹的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恩人,请您一路走好  

2008-07-02 23:22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上班,同事突然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:“吴主任过世了。”同事还补充说,她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事的意思我明白,吴主任曾当过我市的常务市长,退休前一直在人大当副主任,他老人家德高望重,估计参加追悼会的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领导......

      吴主任是我的大恩人,可以这么讲,没有吴主任的帮忙便没有我今天的事业辉煌。

      想当初,我从县里往市里调,人事关系都到市人事局了,但人事局没有批准权,必须经主管人事的市长(菅瑞亭)和正市长(赵铁链)的批准才能调入。你想,我一个乡巴佬上哪儿认识这么大的官啊?就这样,我的人事关系在人事局一直押了两年多。

      后来,我无意间听说我所在的七中分校有一个学生的姥爷在市人大,于是,憋得狗急跳墙的我硬是瞒着学校,带着一张所谓的“家访反馈通知单",假装去吴主任家里“家访”。

      “家访”接近尾声的时候,我鼓足了勇气向吴主任诉说了我当时的处境。记得我带了一大堆证书、书画作品和几篇论文,可当时吴主任只读了一下我写的一篇论文的题目,就让我第二天去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我去吴主任办公室的时候,他把早已写给两位市长的信交给我,让我通过邮局寄给市长。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”一年以后,我终于等来了美丽的“天青色”,见到了日思夜想的“你”——调令。于是,历经三年零一个半月的努力,我终于从一名“要饭花子”(某些小人给我的称谓)荣升为一名正式的七中教师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后我才知道,就在我把吴主任写的信寄出不久,市长就批准了我调入市里了,但人事局硬是让我等着另几个需要市长批准的老乡一起办调令,所以我的工作关系才晚了那么长时间才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办工作的那个时候,我连一盒烟都没有给吴主任买,事成之后我给主任拜年拿点儿点心,主任还让我拿回给孩子吃,还说:“不用给我买什么东西,你一个普通老师,哪有钱啊?好好工作就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以后每每想到吴主任说的这些话,我的心真是暖暖的,我想:如果是现在这个社会,我得花多少钱才能办成那么大的事啊?现在,还能有象吴主任这么好的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  人说“好人无长寿",吴主任很早就没有了老伴儿,多年未娶,我去主任“家访”那天正好遇到了主任当时想要再娶的高姨,那时候吴主任60多岁,高姨40多岁,原以为主任娶了高姨后会安度晚年,可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呢,高姨却把腿摔骨折了,这下主任还得成天伺候她。后来,高姨的腿可要恢复健康了,吴主任却被查出了胃癌,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中晚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是在吴主任做完手术的时候才听说他得的是胃癌(据说直到临终前主任也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癌症)。手术后我只看了他一次,他就被转到天津去化疗了。后来我几次给他家打电话都没人接,没想到等到的却是主任辞世的噩耗。

         据同事在人大的老公说,直到参加吴主任的追悼会,大家才知道曾经当过秦皇岛市长的吴主任的两个儿子都在农村,而且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。吴主任临终前曾留下遗嘱,说他死后市委不要给他搞追悼会,不要搭灵棚搞悼念活动,免得干扰左邻右舍。他死后,要把骨灰撒向大海......

        “花落无言,人淡如菊。”好心的吴叔叔,清廉的吴叔叔啊,就让我以一曲哀婉的《菊花台》寄托我对您的哀思,愿我的大恩人在天国安息吧!

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